friend link: ugg boots outlet louis vuitton sale cheap uggs ugg outlet
link cheap ugg boot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uk uggs outlet uggs on sale ugg boots outlet
国际 军事 财经 社会 法制 公益 教育 三农 娱乐 旅游 健康 游戏 居家 论坛 快讯电视
国内 汽车 房产 维权 时评 医疗 科技 I T 体育 图库 美食 艺术 购物 投稿 公民电视

斯大林的藏书是如何失窃的

    2014-04-16 11:22    来源:快讯社翻译 http://kuaixunshe.com
 

斯大林的藏书

(俄)斯韦特兰娜·梅捷列娃     李有观编译
 
    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藏书与三个人有关:这些书由斯大林花了数十年心血搜集;叶利钦总统大笔一挥,把藏书楼批给了90年代迅速发展起来的无数基金会中的一个;格列洛夫偷走5000多册藏书,堪称世界珍贵图书窃贼之王。

    斯大林从1921年开始搜集书籍。搜集什么样的书、怎样分类,他都作出了具体指示。这个图书馆的藏书不断增加,到斯大林去世时,已成为苏联十大图书馆之一。在它的220万册书中,5500册盖有“斯大林藏书”章,还编了号码。30年代,托洛茨基、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等“人民公敌”写的书以及正面提到他们的书,一律被收缴销毁,只有斯大林藏书中的这类书得到幸存。

    当社会主义在亚洲、东欧和波罗的海地区胜利进军时,众多珍本图书源源不绝地被送到斯大林藏书馆,二战缴获的文献也首先由这里的工作人员挑选。斯大林死后,藏书馆先后更名为“马恩列研究所图书馆”和“社会主义历史与理论研究所图书馆”。叶利钦发布解散苏共的命令后,斯大林藏书就成为无主财产了。

    1992年初,叶利钦政府批准俄罗斯精神统一基金会租赁莫斯科威廉·皮克街 4 号的一栋楼。慷慨的政府并不知道里面有斯大林的220万册藏书,其中不少书是珍本。

    1994年,格列洛夫在“三进宫”刑满释放后无家可归。有个熟人让他暂住到他在斯大林藏书楼内的一间办公室里。靠着在“社会大学”上获得的广博知识和如簧巧舌,格列洛夫很快成了精神统一基金会的工作人员。

    一天,他偶然打开楼内一间不起眼的房门,居然看到一个50米长的藏书库,几乎触及天花板的高大书架上放满了古书和皮面精装书。“我发现宝贝了,起码值百万美元!”这是他的第一想法。第二想法是:“我要靠它实现原始资本积累。”第三个想法是:“准会把我再次关进监狱。”

    头一次,格列洛夫偷了两纸箱书,第二天就到阿尔巴特街找旧书商。面对如此珍贵的古旧书籍,见多识广的书商开始都不敢出价,后来每本书给了1000美元。慢慢地,书商就向格列洛夫“订货”了,如1864年慕尼黑或汉堡版的马克思《资本论》每本5000美元。很快,格列洛夫的“供货量”大得连书商都没钱付款了。买者都是藏书家、文化机关或拍卖行。书商有时还通过文传把书单发到德国国家图书馆等处,请他们选购。有一次,书商亲自坐飞机,把法国空想社会主义鼻祖傅立叶亲笔题赠的傅立叶两卷集带到巴黎出售,返给格列洛夫1.5万美元。

    格列洛夫把藏书章(包括斯大林盖的藏书章)都用醋精擦掉。他偷的书大约可以装满15辆小汽车,每车数百册。这么大批珍贵古旧书冲击市场,曾使莫斯科古旧书价下降40%。
有的书被格列洛夫遗忘在家,一天他不小心踩到地上的一本厚书,捡起来一看,竟然是1585年版的《法国财政秘密》。

    很快,斯大林藏书失窃一事被莫斯科刑事侦辑总局立案调查,藏书馆被看管起来。

    基金会会长特拉佩兹尼科夫说:“实际上是我们拯救了斯大林藏书,要不然这些书就被时任叶利钦助手的斯坦克维奇弄走了。此人原先是学者,非常识货,想把这批书都控制起来,把其中的珍本孤本送到国外再版,中饱私囊。”假如是这样,俄罗斯丢失的就不是5000册,而是220万册了。

    1996年2月8日,格列洛夫被莫斯科刑事侦辑总局暗探抓获。有关格列洛夫的刑事案卷里写着:“据查,有数量不明的馆藏失窃。”案卷里仅列了1614册俄文书名,而且是在格列洛夫帮助下完成的,而数量更多的外文书就无法造册了,毕竟格列洛夫外语水平有限。侦查员查了好几年,也无法把220万册书一一核实,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格列洛夫事后说:“当时我就知道,我创造了盗书数量和质量纪录。我向侦查员建议,我要再创造一项纪录——失窃书籍追回纪录,但有一个条件,不要惩罚涉案的书商们。”
格列洛夫领着警察局的人,挨个找书商,最后一共追回了1997册书。

    后来,案件转到法院,追书行动只好停下。在法庭上,检察官反而说格列洛夫的好话,要求从轻判处8年徒刑,最后仅判了6年,也不再追究其他人的刑事责任。

    格列洛夫事后说:“我在狱中得了结核病,差点死掉。想不到,那些书商个个忘恩负义,从不去探监,更不用说送点营养品给我补身子了。倒是莫斯科刑事侦辑总局的人仗义,说帮忙就帮忙,两年半后就把我转为监外执行了。”

    格列洛夫出狱后痛改前非,现在是俄罗斯执法机关和特警老战士联合会工作人员。该会给车臣难民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几乎全是他一个人搜集来的。他依然住在基金会楼里,房间的墙上挂满了俄罗斯内务部和国防部各下属机关送的感谢信和奖状。
国际军事财经汽车社会维权
 |